号啕大哭、默默垂泪……罗晋演《鹤唳华亭》哭足200天

罗晋演《鹤唳华亭》哭足200天接受新京报专访,称哭得多是顺势而为,刘备也老哭

号啕大哭、默默垂泪……在剧中,罗晋贡献了截然不同的多种哭法。

山西省体育局将根据山西11个地市的疫情和确诊情况,按比例分配。这批体育健身大礼包从2月13日起,通过邮寄的方式,陆续送达全省医学观察人员和一线防控工作人员的手中,帮助他们在特殊时期加强体育锻炼,提高免疫力。

罗晋:情绪的表达并没有什么酝酿,也没有什么太多的设计和想法,就是在那样的一个氛围里,再加上每一位演职人员都很专业,情感可能就这么流露了,因为萧定权确实挺难的。

一个好演员的这种投入太难能可贵了,整个戏他拍摄了七个多月,在这组里面,天天都是这些虐心的戏。他经常跟我说,导演我回了房间,我都没有力气去卸头套,因为演得脑仁疼得不行,头套摘的时候连力气都没有,就坐在沙发上,有的时候要缓两三个小时才能缓过来。——口述:杨文军(导演)

新京报:拍摄时有没有为哭戏做准备?

新京报:你看剧本的时候有没有反问导演或编剧,为什么一个男性有这么多场哭戏?

山西省体育局二级巡视员李润民介绍,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山西省体育局第一时间取消或推迟举办各类赛事活动,对各体育场馆进行临时关闭管控。下一步,山西省体育局将根据疫情防控情况和企业复工情况,酌情考虑体育健身器礼包的发放。(完)

在此之前,山西省体育局推出简便易行、科学有效的居家健身方法,倡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时期的科学生活方式,推出一档居家健身系列节目《“宅”家健身小课堂》。每期节目邀请一名健身专家或体育教练,讲解居家健身科学方法,指导民众在家自主健身、科学健身。同时,增加亲子健身活动,全家总动员。

罗晋累到没力气摘头套

新京报:大家普遍认知男人更喜欢强忍。

新京报:这个戏是你拍过哭戏最多的吗?

新京报:萧定权跟观众以前看到的腹黑,深沉,沉默寡言的太子会有一些区别,他对情感上的执着、丰富,都是一个新的形象,不知道你在演绎的时候,自己是否也会去想,太子的情绪会这么外露吗?

我们有时候分两组拍。有一天我在A组拍,中间去洗手间,路过B组的现场,我一看,鸦雀无声,四五台摄影机一起对着罗晋,罗晋站在那个场子中间,所有光都打着,他在那儿发呆。我就过去拍了拍他肩膀,我说发什么愣呢?他也不吱声,没有任何表情。我很无趣很尴尬,就走了。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罗晋发了个微信给我,说导演你刚才来过现场?我说对,我来过,我还拍了你。他说“工作人员后来跟我说了,说你来过,拍了我肩膀,我没答应你,真的是太对不起了”。他说在磨一场戏,因为马上是一场情感爆发的戏,萧定权的老师被逼离开萧定权。

《鹤唳华亭》虐的不仅是观众,演员也在剧中饱受折磨,其中罗晋饰演的太子萧定权“哭”遍全剧。新京报记者盘点了《鹤唳华亭》中罗晋的哭戏,在1-28集他共哭过33次,有默默含泪,也有号啕大哭;而剧中包括萧定权心爱之人陆文昔,萧定权的父亲、老师、发妻在内的所有主要人物,几乎都被他哭了个遍。有网友笑称,罗晋为这部戏至少准备了十斤眼泪。对此,罗晋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直言,他拍摄《鹤唳华亭》的200多天内,几乎每天都在“哭”,而这类情绪表达并不需要酝酿,“因为你就在那样一个氛围里,情感就这么流露了。”

罗晋:萧定权也在忍,可能那个时候他不是那么心智成熟,或者戳到他最关键的那个点的时候,因为他最重的就是情感。他绝不会因为一些其他的事情,比如今天谁得罪了他,他哭,这很不爷们。他每一次流眼泪其实都是因为他寄予希望,但又一次次失望。他那是无助。照我来说,我也不想哭,在那样一个环境下,你任何情绪的表露,一定会给别的人找到把柄。太子最短板的就是他的情感,因为他太想留住身边的人,他失去太多,所以他想留住,那势必是他的短板,所以人家就会用这样的方式去攻击。你总是会慢慢暴露自己的弱点在别人身边,一次一次,从老师的死,从顾逢恩的离开,从身边一个一个人的离开开始,你不断对自己父亲构建希望,再被打破。我也不想哭。

罗晋:我觉得顺势而行,刘备不也老爱哭吗?

罗晋:有一场,卢世瑜在去世之后,太子回到东宫,他这一天经历了很多的折磨,包括在城墙上,他一直在忍着。直到回去之后,他放声号啕大哭。你说萧定权喜欢哭吗?真正遇到大悲的时候,他可能哭不出来了。

罗晋:首先萧定权是一个重情感的人,这一点从他对他的老师、对他的兄弟都能看到,哪怕是对齐老,一次一次被伤害的时候,他都可以忍,但是伤害他身边他关心、他爱的人的时候,那是没有办法去忍。其实在敌人面前展示自己脆弱的一面,这是非常不恰当而且非常不利的事情,但是人总要有成长,而且在我看来历朝历代的太子都不容易,不是大家看到的有个光鲜的外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新京报:哪一场哭印象很深?

罗晋:算吧。(我)曾经拍过很多哭戏的戏。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刘玮

rebons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