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牢基层社区疫情防控的严密防线

【央视快评】筑牢基层社区疫情防控的严密防线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多次强调要“联防联控”,为我们建立群防群治的防控大格局,筑牢基层社区疫情防控的严密防线提供了重要指导。

2019年5月,江措措重新装修了自己的两家民宿,升级了产品,勉强能在盈利线上挣扎。江措措的民宿名字很好听——别想那只大象美宿馆和安曼达海景民宿,每家民宿有12间客房,春节期间均价1200元/间/夜。疫情警报拉响之前的2019年12月,民宿入住率达到93.7%,今年前两个月的预订率也已经达到了80%。

由此可见,快手此举可能并非站队,而是基于营收的考量。多位机构投资人及二级市场分析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快手今年营收约为450亿元,其中直播300亿元 ,广告100亿元,电商50亿元。抖音今年营收则为500亿元,其中广告200亿元左右,直播200亿元以上,游戏和电商倒流100亿元。

“只要没破产,撑下去还是有希望的,虽然我们现在只能很被动地自救。”江措措说。

据他介绍,他的民宿会有一些外国主要是欧美地区游客,也有韩国剧组来拍综艺节目;部分去澳洲和美国的留学生,也会来泰国自主隔离14天,然后辗转启程,这是一个小小的机会;还有一部分是疫情严重前就已经出国的人,一家人住一栋别墅。

几天前,大理民宿主刘汉捷发了一条朋友圈,这正是他期盼已久的场景。

文鑫在泰国曼谷市中心经营着高端民宿Rachawadee,1200平方米4栋别墅,去年12月才刚刚完成重新装修,记者与他约采访的时候,他正忙着处理取消的订单。

1月底,文鑫的民宿开始遭遇退单,2月订单基本都被取消,3月完全没有订单。

想象中的诗和远方,如今退回现实。

1月18日,有客人开始陆续协商退订。1月22日,大理市客栈协会发布疫情防控倡议书,江措措等民宿主们主动致电OTA平台,下架房源预订端口,不再接受新的预订。1月24日后,订单已全部取消。

文鑫在泰国曼谷的高端民宿 受访者供图

“其实民宿这种针对游客的短租模式,在泰国做很合适。因为这里的淡旺季并不明显,跟国内不一样。比如,接下去的4月是泰国新年和泼水节,5月有国内假期,7月和8月有暑假,11月和12月又是老外的节日。”

疫情防控未升级前的双廊,已有部分游客戴上口罩 受访者供图

近期,有用户发现,继快手小店不能接入拼多多商品链接后,快手小店也开始不能接入淘宝商品链接,上传的淘宝商品一直无法通过审核。快手小店商家后台的“选品中心”,也不再展示淘宝商品。

此前,快手小店曾调整针对外部平台的抽佣比例。7月1日,快手电商宣布从2019年7月20日起对所有快手小店的成交订单抽取技术服务费,可以简单理解为,自建电商抽佣从1%提升至5%,第三方电商平台从原来的不抽变为抽取到手推广佣金的50%。快手称,全部技术服务费将被设立为商户成长奖励金,用于激励优质商户,“此举旨在帮助广大商户提升服务能力,并为快手用户提供更加全面的消费者权益保障。”

对于提升佣金是否会影响到商户积极性的问题,快手官方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售卖优质商品的商家将拿到更多佣金,不仅不会影响积极性,还会鼓励他们。而且能得到100%甚至更高返还时,使用哪个交易平台都没有太大差别。对于产品和服务跟不上的劣质商家,快手电商希望通过这种‘商户成长奖励金’机制进行淘汰。”

“大理乡亲们渐渐都回来了。”

基层社区防控点多面广,形势复杂多样。各地各部门要切实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和党中央的决策部署,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发挥我国联防联控、群防群治的体制优势,进一步将工作重心下沉一线,科学防治、精准施策,用更加细致的服务、更加全面的措施,消除每一处隐患、堵住每一处漏洞,筑牢保护城乡居民健康安全的坚实屏障。

尽管目前泰国的中国游客减少了90%以上,但相比于国内民宿行业,文鑫认为自己的运气要稍好些。

民宿主们指望春节期间回血的迫切愿望,因疫情全部落了空。

快手是否封杀了淘宝?对此,淘宝今日早些时候回应称,一直对所有合作伙伴保持开放合作的态度。内容电商需要有丰富多元、透明高效的商业生态,以及成熟完善的平台治理体系做支撑才能健康发展,“我们愿意和更多平台合作,共同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3年前,为了配合大理的“三号公告”,也就是大理《关于开展洱海流域水生态保护区核心区餐饮客栈服务业专项整治的通告》,洱海周边和入湖河道沿岸餐馆和客栈从当年4月10日起暂停营业。

对此,快手方面曾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快手电商将对含有推广佣金信息的商品(如淘宝联盟、有赞、拼多多)收取推广者实际所得佣金的50%,对不含推广佣金的商品(如魔筷星选、自建小店)收取订单实际成交金额的5%。此前快手电商对上述渠道的商品均有抽佣,具体比例视平台而定。

我国共有近65万个城乡社区。城乡社区防控是疫情防控的基础环节和前线“战场”。随着返程复工高峰的到来,这场战“疫”到了更加关键的时刻。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压实责任,落实落细,强化社区防控网格化管理,采取更加周密精准、更加管用有效的措施,防止疫情蔓延。

文鑫和他身边的一众从业者们都开始降价促销。

1月25日14时,双廊景区开始停止接待游客 受访者供图

和酒店不同,民宿本身及其服务的人群较小,这令行业对寒冬的体验尤为深切。突降的疫情,更令行业订单几近归零。

淡季后续损失无法估计,今年日子更难过

谢红玲曾是地产圈知名媒体人,2015年的时候,因为在黔西南偶遇了心目中的桃花源,她决定在贵州万峰林风景区开民宿。很诗意的名字,兜兰小筑和布依风雅颂。

在大理双廊客栈民宿行业协会会长赵一海眼中,此前洱海集中整治,整个双廊的餐饮和客栈全部被关停,长达一年半,受影响非常大。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称,“如今的双廊镇民宿仍处在缓慢回暖期,400余家民宿客栈约能提供8000张床位。”

酒店预订平台Booking缤客数据显示,1月30日开始取消中国旅客订单,云南地区有3万多家民宿因疫情影响而自行停业。

不过,现在文鑫的民宿已经有了4月的新订单,他在朋友圈的配文是:好项目,一点不愁没租客。

社区防控,要施良策,突出“效”。我们既要严格防控、精准防控又要防止过度防控,要制止设卡拦截、断路封道等一刀切管理和“表格化抗疫”等形式主义问题,以效果为导向,体现人文关怀、社区温度。在人性化方面,着力为已返程人员、需隔离人员协调固定场所、辅助医学观察。在科学化方面,借助地理定位与互联网通信,实现与隔离观察人员沟通反馈和正常人员的上报登记,让基层干部和工作人员把更多精力投入到疫情防控最需要的地方。

“当然会焦虑,但这种经历并不是我一个人才有,所以没有太纠结,尽可能补救吧,希望一切尽快复原。”

在更早的采访中,快手电商负责人曾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快手从自建的快手小店中获得的通道费只有1%,其中还有六成需要支付给第三方支付工具,现阶段快手电商的目标是建立规则、维护生态,重点不是盈利,第三方电商平台的通道费由第三方平台收取。”也就是说在此次调整中,快手的抽佣,自建电商从抽1%提升至抽5%,第三方电商平台从原有不收佣金变为抽取到手推广佣金的50%。

大理民宿主们“面对洱海,春暖花开”的梦想突然就遭遇了挫折。据江措措说,“整个市场只有10%的商家能保持盈利水平”。

事实上,疫情警报拉响之前,文鑫的民宿1月房租已经持平,2020年原本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但一切突然就变了,每天的订单断崖式取消。

社区防控,要以网格化为基础,守住门,突出“严”。无论是节后返程高峰,还是居民24小时生活,社区大门都是人员车辆流入流出、体温监测和登记发现疫情动态的第一道关卡,对遏制病毒扩散至关重要。要从完善规章制度和执法力量下沉等方面给社区工作者赋能,让从严防控有依据、有底气;要在防控人员配备和防护物资供给上,向基层一线倾斜,让社区工作者从严防控有能力、有保障;要减少和控制家庭集会和公众活动,及时发现化解居民之间、居民和管理之间的矛盾纠纷,对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行为要坚决依法处置。

目前,快手上的电商主要分为三类:一是小规模自产自销,以下沉市场农产品、手工艺品的个体户为主,比如,“侗家七仙女”以非遗产品带动村民致富;二是卖化妆品、保健品、生活日用品的商户,有的是为自家电商引流,但多数是“淘宝客”带货模式;三是刚刚入驻不久的MCN(直译为多频道网络,这里指内容创作者服务机构)机构旗下的电商,或者希望形成个人IP的顶级红人,比如“散打哥”。

文鑫和几个合伙人与别墅的房东商量,租金先半月一付,情况好转再调整,这样他们一个月的人力成本在60万泰铢(约合13.4万元人民币)左右。

江措措统计了一下,此次因疫情影响退单,目前的损失金额约73万元。自1月25日起,两家民宿便全部暂停营业。

值得注意的是,背靠阿里的云锋基金也参与了此次融资,是第三顺位的投资方。此轮融资为腾讯领投,博裕资本、云锋基金、淡马锡、红杉跟投。

今年9月,新京报独家报道,快手F轮融资接近完成。多位消息人士独家向新京报记者证实,腾讯投资快手的谈判已接近尾声。本轮快手的估值在250亿美元以上,双方或将成立新的合资公司,腾讯持股比例在30%左右,投资额为15亿美元以上。

只要没破产,撑下去还是有希望的

据悉,快手小店是快手官方的电商工具,有两种开店模式,商家既可以直接在小店中上传商品,也可以接入拼多多、魔筷星选、有赞商品、京东以及淘宝商品。

社区防控,要管好人,突出“准”。疫情防控,千头万绪,任务繁重。我们要遵循总书记“分类指导”和“精准施策”的要求,对于常住人口、流动人口和重点人员,对于患者、疑似者、患者密切接触者及来自疫情重点地区的人员,社区防控要分门别类作出相应预案,进行精准管理和动态监测。尤其针对返程高峰情形,在近端管控基础上,做好关口前移,对疫情高发区计划返程的人员,提前联系告知暂缓回程,强化远端把关,提前缓解矛盾。

江措措在云南大理经营着两家民宿,国内民宿重地,也是行业竞争白热化之地。

本该是泰国的旅游旺季,但当地民宿主们已经提前迎来了淡季,文鑫只是个缩影。

云南、广东、北京、贵州甚至是海外泰国,民宿主们除了自救,更多的是等待。

正常营业时,江措措每个月的运营费用大概是6万元左右,如今停业减少了一部分人工成本,房租水电杂项的开支是3万元左右。

rebons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