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战“疫”志愿者“虎哥”40天加了700多个微信好友

(抗击新冠肺炎)武汉战“疫”志愿者“虎哥”:40天加了700多个微信好友

中新社武汉3月3日电 题:武汉战“疫”志愿者“虎哥”:40天加了700多个微信好友

大部分时间都在路上,按点吃饭是件奢侈的事。虎哥在车上备着面包饼干,饿了就填下肚子。有时候他提前跟姐姐联系,让她把饭做好了放在车库,自己随后去取。一个多月过去他“瘦了10多斤”。

虎哥经营的炒粉摊因为疫情停业了。“很多医生知道后都说,等我营业了要去捧场,吃一份再打包一份。”而对于未来的生活,虎哥也有了新的想法。

因为巨额亏损,科大智能1月17日晚间收到深交所关注函。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这次商誉减值的测算过程,会计处理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调节利润的情形。

“本来家里人不放心,但我既然不能像大老板那样捐钱,那就出一份力气。”为了不影响家里的老人,虎哥一个人另找了住处。封城初期,为了把一些滞留在外地的医生接回武汉,他和朋友建了“返汉群”。

公告显示,科大智能2019年度预计对上海冠致、华晓精密、永乾机电等三家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金额约为16.2亿元。除商誉外,科大智能还计提了1.1亿元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和4.8亿元的存货减值准备。     

“我有时候也怕,出车前偶尔在微信群里开玩笑,万一有个什么,我还单身呢。”

细数股东榜,公司第三大股东——刚刚入股一年半的宿迁京东,应该是被骗得最厉害的一个。

2018年7月13日,科大智能公告称,实控人黄明松已经与宿迁京东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科大智能5%股份转让给后者。根据当时披露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刘强东任宿迁京东总经理。

“现在走在路上,路边的花开得特别漂亮。春天来了,疫情也嚣张不了多久了”,虎哥说。(完)

“40天我加了21个志愿者群、700多个好友,求助的人很多,想加入我们车队的人也很多。”一段时间之后,虎哥的车队扩大到了20台车,活也越来越多,很多时候到后半夜了才能休息。

“每天都挺辛苦,但也有很多温馨的时刻。”因为这场灾难,虎哥结识了不少新朋友。在助人同时,他也感受到了人们之间的互帮互助。

虎哥回忆,2月14日那天晚上,他们先在武汉协和医院卸酒精,弄完已是半夜十二点,接着又去社区运爱心蔬菜。凌晨一点半,临时收到消息要转运一批苹果,干完活已经四点多了。

记者统计历年财务数据发现,这是科大智能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科大智能上市以来实现的全部净利润约为13亿元,而这次的亏损是这个数字的两倍。如此巨额的亏损,科大智能却在此前的半年报、三季报中没有透露一丝口风。

科大智能最新收盘价是9.33元,相比当时16.93元的转让价格跌了45%,宿迁京东浮亏约2.77亿元。

对于2019年度巨亏的原因,科大智能表示主要有四个方面,包括了计提大额商誉减值、计提其他资产减值损失、经营业绩下滑和非经常性损益的影响。

“等疫情结束了,打算和朋友在武昌找地方开个酒店”,虎哥说,到时候要把这些天和“战友”们一起工作的照片洗出来挂在墙上,“把这段特别的经历留下”。

32岁的常彦虎人称“虎哥”,在武汉经营一家炒粉摊。从封城那天起,“待不住”的他当起了志愿者。先是自己开车接送医护人员,和朋友组建爱心车队后便各种“杂活”都接,转运物资、为社区送菜送货、给有小孩的人家送奶粉……40多天以来,他经历了熬夜工作的疲惫辛苦,也感受到这座城里人们彼此的互助与善意。

“有次我的车在路上坏了,很快就有人赶过来帮忙。有时候去帮别人家里送东西,他们会给我准备好饭菜。”这些点滴细节虎哥记得很清楚,“在这种非常时期,人与人之间都是真情流露”。

“有次从孝感接回一个医生,他本来计划回去结婚,因为疫情又赶回来了。还有一次,一个协和医院的护士说工作时不敢喝水,下班了全身湿透,她看上去还特别小。”虎哥和朋友们陆续从外地接回300多个医生,“我问他们怕不怕,都跟我说‘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医生们这么拼,我也不能中途就放弃。”

rebons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