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限制湖北居民及14日内到过湖北的人士入境

香港特区政府26日晚宣布,为减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感染者进入香港的几率,由27日零时起,除香港居民外,所有湖北省居民以及任何过去14日到过湖北省的人士将不获准入境香港,直至另行通知为止。

全省累计治愈出院54278例,其中:武汉市37632例、孝感市3253例、黄冈市2738例、荆州市1483例、鄂州市1272例、随州市1213例、襄阳市1125例、黄石市948例、宜昌市864例、荆门市864例、咸宁市819例、十堰市630例、仙桃市526例、天门市477例、恩施州241例、潜江市182例、神农架林区11例。

当地时间16日,站在德国巴伐利亚州首府慕尼黑北部的施瓦宾医院主楼门前,记者有些迟疑。自1月27日以来,这里收治了德国16例新冠病毒感染肺炎患者中的10人。2月13日,该院宣布送走了德国首名康复出院的患者。

面对疫情,德国人是否过于镇定了?针对这一问题,德国联邦层面负责协调疾病防控的权威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所长威勒(Prof.Dr.Lothar.H.Wieler)在慕尼黑安全会议期间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表示,德国拥有强大的公共卫生系统,德国应对疫情的做法是“尽可能早地发现感染者,并且采取遏制疫情蔓延的措施”。

全省新增出院1335例,其中:武汉市1181例、鄂州市60例、随州市21例、孝感市16例、襄阳市10例、荆州市9例、黄石市8例、黄冈市8例、宜昌市6例、仙桃市6例、荆门市4例、恩施州3例,十堰市1例、咸宁市1例、天门市1例、潜江市0例、神农架林区0例。

记者现场看到,医院内气氛平静,前来就诊的人们无人佩戴口罩,周边的几位居民亦神情自若地坐在医院门前的长椅上晒着太阳。

事实上,就在2月16日当天,威勒提到的首批120名从武汉返回的德国人已经获准离开莱法州的隔离点,重回正常生活。

对于轻症患者,集中隔离治疗是集约高效的方式。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洪山体育馆、武汉客厅改建为“方舱医院”,3家“方舱医院”已经收治1800多名患者。目前,39支医疗队2337人入驻了3家“方舱医院”。

2月6日开始,为了全面排查,从源头上彻底切断病毒传播途径,武汉市启动全民体温监测工作,目前主要采取自查自报的方式,同时以社区网格为基础单元,分片包干,线上线下多种方式,确保排查全面覆盖,不漏一人。

“我们没有理由恐慌。”一位市民告诉记者,她通过媒体了解到这里的病人都是被完全隔离的,和其他病人以及访客没有接触渠道,而且总的来说这次疫情没有在德国出现大规模暴发,“我们只有十几个病人,而且他们上周已经开始出院了。我们觉得很安全,也不需要佩戴口罩。”

威勒介绍道,德国目前的大部分确诊病例都是间接感染,他们都已经被送入医院隔离,且身体状况良好,其中一人表现出了轻度肺炎症状,但现在已经痊愈了。“到目前为止,我们对这一感染群体的控制是成功的。”

降低危重症患者的死亡率,提高治愈率是目前的当务之急。除了火神山、雷神山,目前武汉有5家收治重症患者的定点医院,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是其中的一家,他们以最短的时间紧急扩充改造符合传染病患者诊疗的病区和ICU病房。

柏林夏里特医学院病毒学研究所所长德罗斯滕(Prof.Dr.ChristianDrosten)指出,根据过往全球性疫情出现时的经验来看,德国医疗系统要维持正常的运作将变得艰难,首先是候诊区将人满为患,其次一些手术或将不得不为保障加护病房床位而推迟,而人员配备较薄弱的卫生部门也恐将不堪重负。“我们必须为一波感染潮的出现做好准备。”

在有序应对疫情的同时,多位德国专家亦提到了该国接下来的防疫工作可能面临的隐忧。

同时,维州已经有149项检测结果呈阴性,当局仍在等待13项检测的结果。

步入主楼,首先见到的是一台自动消毒机,上面用大字写着:“手部消毒,避免感染!”进出的人们都会自觉地伸出双手,经由机器喷洒的医用消毒液将手部全面消毒。事实上,在疫情出现后,德国专家普遍将保持手部卫生作为最有效的预防手段推荐给公众。

德国联邦卫生部15日宣布,其将立即开始执行欧盟卫生部长会议给出的政策建议,对所有来自中国航班上的旅客进行询问,了解他们是否与感染者有过接触、或是否曾到过存在疫情的地区。

全省累计病亡3085例,其中:武汉市2456例、孝感市126例、黄冈市125例、鄂州市57例、荆州市50例、随州市45例、荆门市39例、黄石市38例、襄阳市38例、宜昌市36例、仙桃市22例、天门市15例、咸宁市14例、潜江市9例、十堰市8例、恩施州7例、神农架林区0例。

目前仍在院治疗9376例,其中:重症2551例、危重症612例,均在定点医疗机构接受隔离治疗。现有疑似病例18人,当日新增1人,当日排除17人,集中隔离18人。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275362人,尚在接受医学观察5281人。

截至7日晚,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的中法新城院区已经收治562名重症患者,其中ICU病房收治32名急危重症患者。另外,从2月6日开始,同济医院的另一处光谷院区也投入改造,预计改造完成后可以提供800个床位,用于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收治。

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25日宣布,将香港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应变级别由“严重”提升为最高的“紧急”,并跟进落实一系列抗疫措施。其中,鉴于目前本港的确诊个案均是输入个案,特区政府须加强出入境管制措施,以控制疫情传播。

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医护人员首先对确诊患者进行病情评估,根据不同情况开展分类治疗,并依据病情变化调整救治方案,实现患者救治的无缝转接。同时,24小时安排呼吸、重症等专业的医生在位,以应对突发情况。

截至2020年3月14日24时,全省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7794例,其中:武汉市49999例、孝感市3518例、黄冈市2907例、荆州市1580例、鄂州市1394例、随州市1307例、襄阳市1175例、黄石市1015例、宜昌市931例、荆门市928例、咸宁市836例、十堰市672例、仙桃市575例、天门市496例、恩施州252例、潜江市198例、神农架林区11例。

此前,澳大利亚累计共确诊9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例。分别为,新南威尔士州4例,维多利亚州3例,昆士兰州2例。

特区政府发言人表示,为便利执行上述措施,各口岸的自助通道(即“e-道”)由27日零时起只开放供香港居民使用,所有非香港居民均须使用一般入境柜台办理入境手续。旅客办理入境时间或会延长,特区政府恳请旅客体谅。

得到工作人员“没有必要”的答复后,记者进入了这座自德国确诊首例病患以来备受媒体关注的医院。

谈及在公共场合未采取明显的措施,威勒强调,在此时此刻的德国,新冠病毒没有在人群中传播,唯一确诊的就是巴州的这一群体和两周前从中国武汉返回德国后确诊的两例病患,因此也就不需要面向大众采取遏制疫情传播的进一步措施。

施瓦宾医院是慕尼黑医院系统中历史最悠久的一家,其占地规模庞大,拥有40余栋独立的建筑,不同科室能够很好地分开,且利于实施隔离。疫情在德国出现后,该院随即在官网首页强调,其在传染科专家带领下采取了相应的隔离措施,新冠病毒对该院的其他病人和访客不构成任何传染风险,“我们从产科到心脏科的正常医疗运作未受影响,一切如常。”

今天(2月8日)中午,从武汉市地方定点医院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开始陆续转入火神山医院。

报道称,“回到墨尔本后,该女子一直待在家中进行隔离,也没有访客去她家中”,因此,澳大利亚当局并不认为她让其他人接触到病毒。

尽管德国联邦卫生部至今仍提醒公众存在输入性病例和病毒个体传播及传染链条的风险,但威勒亦强调,德国已经从过去的大规模流感疫情中汲取了经验,完全可以经受住此次新冠病毒疫情的考验。(完)

rebonson.com